欢迎来到“中国365bet亚洲版官网_365bet娱乐场_365bet官网可靠吗”!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

莫帝界行摄记

点击量:154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8日

??

三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我和江华小表哥陪文友魏佳敏,到他外婆老家——道县桥头林场蜡树坪村燕垒组采风。道县属南岭地区,四周高山环绕,中部岗丘起伏,平川交错。东南有九疑山,南有铜山岭,西有都庞岭,北有紫金山。而蜡树坪村燕累组就恰恰在紫金山余脉莫帝界的山腰之上。


在去蜡树坪村前,我们到桥头林场学校接上了佳敏的姐夫——黄老师一路同行。黄老师的儿子则开着一辆摩托车在前面引路。黄老师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路上都在谈论山区里的轶闻趣事。当小车行驶在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上,他说:小时候到桥头去读书,走的都是羊肠小道,每进出一次大山实属不易。由于党的好政策,进出大山的公路在前几年就修好了。如今的山民进出大山,甚至到山里种树苗、砍树子都是开着摩托车出行。说话之间,但见一辆辆摩托车或载着山民、或载着山货什么的,风驰电掣的从我们的车旁冲过,看看还真是令人害怕的。


佳敏外婆老家——燕垒村背后的莫帝界山上,早先建有莫帝庙,亦称五龙庙,庙里祭祀的菩萨就是莫帝菩萨。这莫帝是否与瑶族的古名称“莫徭”有关?莫徭之名,最早见于《梁书·张缵传》,说湘州界零陵、衡阳等郡,住有“莫徭蛮”之人,长期以来依山为险,不归属于封建王朝的统治,表明公元6世纪时,莫徭已出现于我国南部南岭山区一带。莫徭得名,是由于“自云其先祖有功,常免徭役,故以为名”,即由免服徭役而得名。这里所谓的先祖有功,也就是指汉代应劭《风俗通义》与《后汉书·南蛮传》所载的盘瓠故事。即高辛氏畜犬盘瓠咬死敌方吴将军,衔其首级诣阙下,因立功而得与帝女成婚,繁衍后代成为长沙武陵蛮之事。他们长期居住山区,不归朝廷统属。543年(梁大同九年),张缵任湘州刺史,因“宽徭省赋”,“奉宣皇恩”,召致莫徭开始“向化”,莫徭从此与外界的官府衙门建立了关系。


《隋书·地理志》亦云:“长沙郡又杂有夷蜒,名曰莫徭。自云其先祖有功,常免徭役,故以为名。”又云:“其男子但着白布裤衫,更无巾侉。其女子青布衫斑布裙,通无鞋屐,婚嫁用铁钴锛为聘财。武陵、巴陵、零陵、桂阳、澧阳、衡山、熙平皆同焉。



历史上的“莫徭”是个迁徙的民族,他们主要从事狩猎及刀耕火种的农业生产。游耕农业决定了他们每到一处一般只能住三年五载,然后又迁到别处垦荒耕种……。唐代大诗人杜甫在洞庭湖畔写的《岁晏行》一诗,反映了莫徭当时的生活场景:“岁云暮矣多北风,潇湘洞庭白雪中;渔父天寒网罟冻,莫徭射雁鸣桑弓……”。唐代以后,莫徭名称在史籍中渐渐消失。此后即以“瑶”、“瑶人”或“蛮瑶”的族名出现于宋代以后的史籍上。至于瑶族同胞有没有在这莫帝界的深山老林里从事狩猎或刀耕火种,瑶族祖先与这位莫帝到底存在着什么关系?看来还需方家们来此地考证,方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不过,解放初,燕垒莫帝界方圆不远处还有瑶族人居住,而离此并不算太远的广西全州县至今还居住有瑶族村寨,被称为“红瑶”,或许可为佐证。


下午五点多,我们终于来到了位于莫帝界山腰之上的燕垒村口。黄老师又兴致勃勃的带我们到山上看看。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转过一个弯道又一个弯道,坑坑洼洼的道路,极不平坦。来到两山连接的垭口之上,眼前一片开阔,但见蓝天白云之下,群山连亘,绵延不断;起伏跌荡,满目苍郁;山路蜿蜒,伸向云端;暮霭苍茫,祥和旖旎,显得是那样的异常安静如奇。唯有林中鸟儿啼鸣,还有那一簇簇怒放的高山杜鹃花,在山上展示着它们娇艳的身姿。大家站在山梁之上,心旷神怡,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车水马龙的拥挤,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的只是平静,寥廓,宽广和静谧。人常说“高处不胜寒”。或许“寒”自一颗浮躁的心,心静人自暖。


脚下是一块去年砍伐的山林,山下堆放着去年砍伐的杉树条。裸露的山坡上一条盘山土路呈之字状盘旋到山下,这是条到山下转运杉树条而修筑的临时土道路。虽然没有滇甸公路十八拐的那么多之字形,但其危险程度却并不亚于滇甸公路,当满载木材的车子从山下开上来,如果没有相当高超的驾驶水平和胆识,看看那路都会害怕,可见本土司机的厉害程度。


佳敏指着不远处的群山告诉我们:那就是他的家乡—乐福堂乡倒江源村,从他家到外婆居住的燕垒虽然区区不足八里之遥,步行这么远的路,且还是上山的小路,这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确实算是比较遥远的。尽管山路遥远,但每次到外婆家也是他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在外婆家里,起码又可以吃上几块红薯干或者烤山鼠肉了。自从到外地读书直至参加工作,也就再也没有走过这条土路。但见他将我们抛在脑后,独自一人急急忙忙地走向回家的路,去寻找他儿时的记忆和往事。人世间的芸芸众生都有往事,然而,各人的往事又不尽相同,各式各样的往事,构成了这个社会的历史,也蕴藏着人生的真谛……


黄老师指向那片烧荒过后的山地说:上世纪那个年代,我们就在这样的坡地,按照原始的刀耕火种的样子,将玉米种子直接撒到这被烧荒过的土地里,等到秋天就有了收获,这就解决了吃不饱的问题。


太阳已经落到了高高的莫帝界后面,它的山顶也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遥望薄雾茫茫中的莫帝界,让我们更感到它的神秘和对大自然的敬畏心情。


莫帝界山势倾斜,形若劳燕之翼,燕垒村就象勤劳的燕子一口口含来的泥土和干草垒成的燕子窝,悬在高高的莫帝界山腰之上。一块不大的台地,古树参天,参差不齐地坐落着几排小小的木板吊脚楼。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尘世间的尔虞我诈,山民们面对蓝天白云、绿水青山、春种秋收,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倒也悠闲自在。


来到小村边的水泥路前,黄老师告诉我们,他在这里当过几年的乡村小学老师,这道路的位置就是当年的小学所在地,因为修路已经拆除了。小学的校名叫“牛栏楼上”,七八个学生,我一个老师,三个年级都在一起上课。音乐、体育是公共课,语文、算术则是要各听各的。因为是半边户,课余时间我还要帮助妻子完成村里的各项生产任务。下田插田、割禾;上山砍树、种树等等活计都是家常便饭。尤其是割禾后之的扮禾,那是要等中午休息时,我和妻子才能借用别人的扮桶,急急忙忙地将自己的禾扮完,还要将扮桶送到别人的田里,然后才将谷子挑到禾坪里去晒。这时,我俩夫妇早已经饿得是筋疲力尽、两眼昏花了。在这“牛栏楼上”小学,我一干就是六年。光阴荏苒、岁月轮回,想起那段艰难的日子,真是感慨万千。


走进村里,暮色四合,晚风乍起,眼前的燕垒又添一份萧瑟,她就像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显得是那样的破旧,歪七扭八的房屋破烂不堪。老屋早已被风雨腐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留下了满目的沧桑。沿不规则的石板路来到一座毫无生活气息的破旧老屋前。小魏说:我的外婆当年总是倚在这门边,等待着她的外孙到来。如今老人家已经离世多年,但当年外婆笑呵呵等我的音容,还仿佛就在我的眼前,老人家留下一缕温馨的久远,总是令我遐想联翩。


看过燕垒村,我们走向黄老师的家。黄老师的家就在燕垒村下方不足几百米的山坡上一个叫簸箕坪的地方。两间小木屋,将这个簸箕般大小的平地挤得没有了什么多余的地方。加之黄老师小弟家正在搞扩建,这小小的簸箕就更显狭窄了。黄老师的兄弟媳妇正在堂屋里的简易火塘上炒菜,她正在为我们准备晚餐。我们去黄老师家拜访了他的父亲,一位八十多岁的长者。老人家身体硬朗,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了道道岁月刻磨的皱纹和稀稀拉拉的花白山羊胡子。



夜幕已经降临,黄老师的小弟也从山上种树苗回来了。山里人喝酒,常常伴着初升的月色开始,持继到午夜也是常事。我们与黄家老爷子及其家人围桌而坐,桌上摆满了香喷喷的山里佳肴,既有土猪腊肉、又有山里的腊嘎嘛;还有新鲜的苦笋和一种叫做苦菜公的野菜。家酿的红薯苞谷酒散发出一阵阵的浓郁香味,喝上一口又是那样的火辣火辣。


我们品尝咀嚼着这独特的亲情,被那热气腾腾的山里菜、火辣辣的苞谷酒,驱散了晚间的一丝寒意。看着他们趁着酒兴唠着家常那种幸福的感觉,我们也被这浓郁的亲情点燃,流淌出豪爽,张扬出本真,和大家一起聊过去的艰难生活、聊现在山区的发展情况、聊今后开展多种经营,创建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景。正如南宋道士葛长庚老夫子说的:“年少风流多感慨,况此良辰美景。须对此、大拼酩酊”。是啊,酒在杯中情在心,深深地饮下这杯饱含浓烈友情与亲情的酒!不知不觉月至中天,酒逾数盏的我,已是不觉得腾云驾雾、忘记了今夕是何年了?这些勤劳质朴的山里人,他们对酒亲,对人亲,对生活更亲。


坐在火塘边乘着酒兴,我们向老人家了解黄家为什么要搬到这深山老林里?老人家经过一番沉思,慢慢地说出了黄家的身世:我们这个远离现代文明、深藏在大山老林里的村落,是明末清初时由三位姓黄的兄弟繁衍而成。据说,一个安化籍的黄姓明朝旧吏,在清初时犯了重律,惨遭灭门之祸。适时其小妾带着三个即将成年的儿子回湖北娘家省亲,无意间躲过此劫。家是回不去了。此小妾带着儿子避过官府的追杀,远离安化,颠沛流离,一路乞讨,来到湘南五岭山脉这个叫营道山的深山老林里,母子四人相中了这个燕子窝状的地盘。便在此刀耕火种,苟延残喘。三兄弟中的老幺被另一山中的土着看中,将女许配给他。老大和老二终身未娶,共同维护成家的弟弟。历时数代、终成气候。到一九六二年春,我们黄家散枝开花已经二十一户,达八十九口人之多。


有人说:这里的山好水好,是个出人才的地方。或许是山里的条件过于艰苦,年轻人都想勤奋读书,以便跳出这个地方,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所以年轻人除了考取大学参加工作的,一些后生们也到外地打工发展去了。老人家最后深沉的说:我们这一辈年纪大了,哪里都不想去,就在这里背靠着莫帝界,陪着这一望无边的大山,守望着这片生我养我的故土和难以忘怀的乡情终老吧……


夜深了,我躺在黄家兄弟为我准备的床上,晚餐上老人家以及他的儿孙们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景,令我思绪万千。人生的路要靠自己走,人生的希望和机遇是自己去争取和创造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是别人能够给予的。所以,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幸福就站在不远处观望,来与不来是咫尺的距离,人生没有对错,只有选择后的坚持,不后悔,走下去,就是对的。我最喜欢的一句诗就是:走着走着,花就开了。漫山、遍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