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365bet亚洲版官网_365bet娱乐场_365bet官网可靠吗”!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

春满瑶风

点击量:133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6日



清明前与妻子一同乘2675次列车去江华老家探亲。这是一趟从广西桂林开往广西贺州的绿皮车,到零陵应该是13:55,实际上14:30左右才到站。上车后发现人满为患,拥挤不堪。由于没有买到座位票,只好尴尬地站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听一乘车老手介绍,这趟列车只有6节车厢,从冷水滩上车就很难找到座位。加上又是清明节,不挤才怪呢,没有座位正常得很。不过一般情况下,这趟车到道县就可以下去一半的人,那时就有大把的座位了。车到道县,还真如那位仁兄所说,果真下去乘客约40%,我们很顺利地坐上了座位。由于列车晚点,到江华已经是下午17点。来接我们的侄外孙女和侄外孙两姐弟在火车站已经等候多时了。


走出江华火车站,就见站前广场上安放着一座铜铸瑶族长鼓,铜铸长鼓巍然高矗在广场中央,基座有护栏阅台,汉白玉围栏。据侄外孙女介绍:江华的瑶族铜铸长鼓,鼓长15米,直径2.8米,重15.6吨,鼓身飞龙云绕。四座龙犬图腾,也由纯铜精制。包括基座,总高16.8米。整个长鼓雕塑以青铜浇铸,充分体现瑶族历史久远的沧桑感和厚重感,目前为世界瑶族最大的铜铸长鼓。


我们的车沿S326线急速行驶,经过一座叫“勾挂岭”的大山,这座大山把江华全境南北向一分为二,隔成岭东、岭西,也隔成了东河、西河。岭东是江华的林区,那里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和充沛的水能资源。而岭西则是江华富庶的农业区和粮食生产基地。小车在勾挂岭翠绿的山峦之间上下盘旋,远处的大山林海茫茫,太阳在慢慢地西沉,阳光的余晖照得山下的田野闪闪发光。当太阳落山,路边民宅灯光匆匆闪过时,我们到了今天的目的地——贝江乡黄沙村外甥家。


丰盛的晚餐后,外甥全家人做起了当地清明节的传统食品——艾叶糯米粑粑。艾叶糯米粑粑的制作方法看来简单,其实也很麻烦的。首先就是采摘新鲜的苦艾叶加工成汁,再加入用红砂糖熬制的糖开水之中;其次取适量的上好糯米粉,将晾凉的苦艾糖开水徐徐倒进糯米粉之中搅拌,然后用手糅那糯米粉。再就是配置粑粑的馅料,一般是由黑(白)芝麻、碾碎的花生米加上白糖制成。通过从揉面团、做窝头、加馅料、用粽叶包好放入蒸笼、再放到锅上蒸熟等一系列工序就知道,艾叶糯米粑粑这东东还真是不好做。


第二天早上起来,只见眼前山清水秀,那青的山、绿的水、蓝的天各成一色,只感觉到这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令人心旷神怡。看那冯河上的雾也充满灵性,乳白色的雾,从江面缓缓升起,在水上、在山上、在林间、在村庄辗转腾挪,用她的朦胧迷幻造就一幅幅人间仙境。听外甥介绍:黄沙村是典型的“九山半水半分田”的瑶族山村,这里民风淳朴,森林资源、水能资源都非常丰富。冯河两岸青山秀水,而勤劳智慧的瑶族人民用他们独特的建筑技术,修建吊桥和吊脚楼于沿江两岸,将古朴、独具的民居建筑风格,巧妙、艺术地融会于如诗似画的大自然之中,使这里景色赋予了天人合一的致高境界而脱俗得更加美丽。


第三天上午,乘外甥的车去老家扫墓,本田越野车行驶在沿弯曲的冯河岸边修建的公路上,由于昨晚的大风和暴雨的袭击,冯河水一改往日清澈明亮的淑女形象,而变成了一条黄色的水龙,咆哮着冲向下游。车到务江口右拐进漫漫林海的盘山公路。暴雨后的大山,像含情脉脉的少女,将她阿娜多姿的身材隐藏在那茫茫的白色大雾之中。记得在十九年之前,我和妻第一次回老家。那时的道路狭窄,且还是沙石公路,当汽车开过,车后便是一条灰色的长龙。如今,这路已经全部硬化成水泥公路。汽车在崇山峻岭之间盘旋,时不时看到山民们的摩托车闪过。


车到老寨。这是一座瑶、汉混居的古老山寨,那里至今还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当年瑶族的英雄邓金龙、邓金虎两弟兄,带领汉、瑶同胞在这里抵抗过官兵。虽经漫长岁月,现在却还依稀可见当年寨墙的遗迹。


驱车在砂石道路上离老家还有半里之遥时,一位骑着摩托车的瑶族老乡告诉我们,因为昨晚的大风和暴雨,将一棵靠近路边的大树刮倒在路上,车子已经无法通过。我们攀越倒在路上的大树,在泥泞的道路上向老家走去。虽近二十年没有回来,但老家门前的参天大树却给我留下深深的烙印。那伤痕累累挺拔的树干,就象征着李氏家族历经千辛万苦之后,还能威武不屈地屹立在这个世界上。当见到80岁的老嫂子时,我们已经是泪流满面。


在给辞世的祖父、伯伯及堂哥、堂姐们扫过墓之后。我为山下清澈的小溪、对岸的青山和映在树林里的幢幢新房而感叹不已。家乡的山山水水用她的巍峨壮观展示了瑶山包容万象的广阔胸怀。真想远离都市的喧嚣和世俗,来到这偏远的瑶山,面对蓝天、林海、小溪和山岗上的野花,过着那种无忧无虑、平淡无奇的生活。终究妄想不可能变成现实。在家乡,我是匆匆的过客。我只能用镜头记录下家乡这条河流中的青山、林海、绿水、红叶、木楼交相辉映的最平凡的、也是最普通的景色。虽然我不是在瑶山出生,但这里是我祖辈、父辈的家乡,所以这也是我的家乡,更是我的根的所在。


作者:李福林